复苏阶段更要防范钟摆现象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4日
       本报评论员徐立凡 9月报上出现银行“收不放”的消息后, 高盛证券近日发表报告, 预测中国将在今年四季度上调存款准备金率50个点。今年, 然后明年150点。一连串的消息似乎为收紧信贷政策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注脚。
       不知道关于收紧的脚注是真是假, 但市场情绪确实在收紧——事实上, 从“动态微调”的概念提出以来, 这已经开始了。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是时候认真考虑收紧了吗?大宗商品市场近期走势给出的答案恰恰相反。除了美元走软、美国库存意外大幅下降等多种原因导致油价过山车之外, 其他主要大宗商品的价格目前也没有表现出激进的迹象。
       那么, 在经济复苏无疑是脆弱的、恶性通胀预期还很遥远的时候, 讨论或推出紧缩措施是否为时过早?尤其是在前所未有的宽松政策环境下, 中小企业并没有享受到宽松政策带来的阳光和雨露, 相当比例的企业仍在苦苦挣扎。关于货币政策的问题只是近期许多现象的一部分。部分地区将企业职工工资标准定为允许负增长, 得到有关部门的肯定。
       负增长不仅意味着企业获得了减负的空间, 也可能有助于纠正中国劳动力资源分配不均的局面。
       但很明显, 这种做法削弱了普通员工的消费预期和能力。问题是, 工资负增长在得到政府支持的合理解释后, 转为正增长的难度突然加大。经济下行或景气在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可以有不同的解读,

不同的解读最终会导致企业员工的工资只能徘徊在低位。还要看到, 企业员工, 尤其是基数大的普通员工, 其实是城镇化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消费内需始终难以扩大的情况下, 它们本应成为拉动内需的重要力量和增量内需的源泉。从这个角度来看, 削减他们的工资只能产生减少内需的副作用,

进而阻碍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许多城市正在准备水价、天然气价格、蜂窝煤价格等一系列民用公共产品的价格听证会。事实上, 类似的听证会也被一些人称为“涨价会”。一方面, 资源的稀缺性和环境保护的紧迫性决定了涨价的合理性, 而与其他国家的价格对比也表明中国的公共产品确实物美价廉。但另一方面又要问:公共服务产品是不是应该由政府提供?涨价能否控制水污染?如果物价上涨成为趋势, 弱势群体的生计是否会被迫经受考验?这些问题显然不无道理。由于经济危机的低价, 去年由地方政府持有的土地, 今年已大量释放, 以央企为主力, 掀起争夺“地王”的热潮”。飞涨的地价一场地方政府、央企、地产商的盛宴齐聚一堂。虽然房地产市场的景气在短期内有效激发了相关行业的活力, 但仅靠释放土地是无法抑制房价非理性上涨的。反而对消费内需形成了新的制约。这些现象反映了经济复苏过程中钟摆增加的现象。钟摆如何摆动是正确的 现在可能很难下结论,

但至少有几个趋势正在加强。首先, 人们对货币政策调整的担忧, 其实是对还剩多少的担忧。归根结底, 这是政府主导投资边际效应迅速递减的表现。
       在政府领导一开始不能发挥巨大作用的时候, 有效吸纳民间资本进入经济复苏进程的紧迫性越来越突出;第二,

对于一些地方政府和部委来说, 增加财政收入的问题已经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担心, 并且可能与增强人们的购买力不符。三是中小企业能否接过国企、央企的接力棒, 对政策形成考验。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是下一步政策调整的主要方向。从经济运行的习惯和现实利益的考虑来看, 当前的钟摆现象并非不可理解, 甚至是合理的。但从保障经济复苏增长的角度来看, 这种现象的存在是不合理的。我们已经可以看到, 正在积累的信心因此而动摇。从这个角度来看, 更需要警惕复苏阶段的钟摆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