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船山全国学术研讨会综述(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2日
       张船山全国学术研讨会纪要 刘扬中 各位领导、专家学者、朋友们:受大会组委会委托, 对本次大会学术讨论进行总结。请批评和纠正我。本次会议在四川遂宁市政府、市文化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有关领导的共同努力下,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

如期于2000年10月25日召开。经过三天的大会发言和大会交流, 专家学者和各界朋友对张船山在华研究的各个方面进行了论证、思考和讨论, 达到了预期的文化和学术目标, 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是我国学术史上第一次为遂宁的古代文学家和艺术家举办全国研讨会。请允许我代表大会组委会对这次非凡的“第一次”表示热烈的祝贺!并衷心感谢为这个“第一次”付出了很多努力和成就的你们!本次会议意义重大。邓川书记、何文副市长、党生元副主任等在学术研究层面的论述, 就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体现在推进西部大开发、保护和开发地方文化资源上。回顾20世纪100年的古典文学研究史, 我们在文学史研究和编纂中, 对元、明、清三代的诗词、词句、散文, 始终不屑一顾, 甚至不屑一顾。
       许多文学史家都被“一代又一代”的文学史演进观所支配, 认为“一代胜于一代”。
       “观点绝对, 判断极端极端:唐后诗微不足道, 宋后词衰, 元后散曲不足, 明清朝代只能称为小说和戏剧, 这种片面的、简单化的认识和判断, 与古代文学发展演变的实际情况大相径庭。清代“焕然一新”, 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诗歌再次蓬勃发展, 创造了古典诗歌史上最后的辉煌。创作成就不能说能与唐诗相媲美, 但至少可以说:清诗有自己的时代特征和审美风格, ich可以说是古典诗歌发展史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篇章。至少对清代著名诗人的研究还缺乏, 导致我们目前对清代文学发展的认​​识和描述非常不完整和不系统, 更谈不上深入。石夷家族与千家诗坛重要诗人张传山进行专题研讨, 具有重大的开创性和创新意义。本次会议只是张传山研究的开始, 但这个开始是一个好的开始, 学术内容丰富。具有启发意义, 不仅填补了学术领域的空白, 而且有助于理顺文学史研究的布局, 走向系统化的方向。二是本次会议收到学术论文近50篇。这些论文涵盖的范围很广。
        , 基本涵盖了张传山的研究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作家应该涵盖的所有方面。大致可分为以下五类:(1)张传山文学成就及其在文学史上地位的概论; (二)穿山诗集; (3)对穿山诗的理论与美学的探讨与评述;书画艺术; (五)对川山的家庭背景、生活和朋友的考证和分析。由于以往清诗研究一直冷门, 有关张船山的研究论文极为罕见, 很多文学史著作也没有介绍张船山。虽然少数文史著作提及或介绍了张传山, 但也只是简单地谈了谈他的诗歌。因此, 本次会议提出的五组论文, 实际上为学术界全面、完整地研究张船山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这五个课题, 属于张传山必须解决的基本问题。 “第一视角”问题, 所以对这些问题的讨论, 也可以称得上是作者的独到见解。有些论文难免简单、肤浅、粗糙, 但总的来说, 这五组即将被编成论文集的论文, 可以算是张传山研究的“椎轮”。不, 我们来看看这五组论文的大致情况。 (一)关于穿山的文学成就及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吴更顺先生的《浅谈张文韬在清代文学史上的地位》认为, 过去给予穿山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很低, 而现在上帝我们应该给这位作家足够高的评价。吴先生回顾了以往批评家对船山的不同评价, 以及文学史书中描述的船山概况, 并亲身体验了从小在家乡四川阅读和接受船山的感受和体会。他认为, 船山不仅是清代蜀国诗人的冠冕, 而且是民族大师, 应该为他在文学史上重新定位。杜桂臣先生的《从张船山与元妹的交往看张船山与元妹在诗歌史上的地位》考察了船山与杏灵派统帅元妹的交往, 以及宋代诗歌变迁的概况。甘、嘉、道三个朝代, 更详细地讨论: 1、从清诗看, 从历史上体裁流派的发展来看, 穿山的诗论和诗歌在元梅之后延续和发展了杏陵派, 不断扩大。受此学派影响, 穿山诗在反映民生苦难方面高于元梅。 2、在元眉和宫子真两峰之间, 穿山是一个强大的过渡人物。齐和辉先生的《张文韬研究与讨论》介绍了船山研究的现状和船山研究的意义和价值, 呼吁学界加强对张船山等蜀汉诗人的研究。